真没招了?韩财长G20想跟中国谈萨德被拒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勉筝

 

【侨报网综合讯】或许感受到了“萨德入韩”对经济带来的寒意,韩国政府正在寄希望于用外交手段化此次危机。

A

韩国经济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官柳一镐。资料图

据韩国媒体3月19日引述韩国财政部回应称,韩国经济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官柳一镐原本计划在德国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期间,与中国财政部长肖捷的会面,并借机强调韩中经贸合作的重要性,但被中方告知“因为日程问题”不能安排。韩联社评论说,这是对韩国以外交方式解决“萨德”争端的打击。

从去年末开始,中国疑似针对韩国部署“萨德”展开经济、文化等多方面“报复”,韩国各产业受到冲击。

韩联社援引韩国贸易协会的数据显示,本月8日成立的对华贸易受害投诉中心10天内共接到60家企业的67起投诉,称因中方采取“反制措施”而遭受经济损失。

但中国采取的手段非常巧妙,韩国政府对此反应很被动,“官方从未明确表示是因为萨德,虽然有命令要求停止韩国旅行,但这一命令究竟是中国国家旅游局工作人员的个人口头指示,还是当局的官方措施,还需要进一步确认。如果草率采取回应措施,可能会适得其反。一旦矛盾发展成两国间的对立,韩国可能会大受损失。” 韩国主管贸易业务的产业通商资源部副部长、局长乃至科长的表态都是如此。

目前韩国政府所能做的只是尽量扶持因此受到波及的韩国企业。韩国KBS电视台17日报道称,产业通商部当日召集半导体、汽车、石化等11个主要行业,以及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韩国贸易保险公社等政府属下的贸易促进机构,共商因“萨德入韩”造成的贸易困境及解决之道。

相较于韩国政府的踌躇,韩国媒体要求对中国采取经济报复措施的呼声日渐高涨。

韩国民族日报中文网称,中国连日采取微妙的手段围攻韩国商品,韩国通商部门的思考回路却仍然以“外交判断”为优先考量对象,甚至还表现得相当无力,似乎只是在等待这次风波早日过去,期待风浪早日平息。

韩国《朝鲜日报》认为,韩国GDP(本地生产总值)总量排世界第11,约占中国12%;人均GDP是中国的3倍多,韩国是一个经济强国,中国没有足够力量让韩国屈服。

报道还认为,中国对朝鲜半岛应该有全面新思维。短期而言,上策是寄望韩国反对党能上台,在对华与对朝问题上转向。中国现在制裁韩国不但无补于事,反而适得其反,被执政党煽动民族主义,如此下去反对党必败无疑。中长期而言,只要金正恩在位,中国希望在朝鲜和韩国之间搞平衡战略已经愈来愈困难。

那么韩国反对党此时是什么态度?目前来看,从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反应来看,局势正在朝中国有利的方向发展。

据韩联社报道,在韩国国会席位数最多的共同民主党17日加大力度反对在韩部署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并再次呼吁首尔政府在部署问题上获得议会批准。

这一中左翼政党在朴槿惠下台后变得越来越受欢迎,该党就“萨德”问题召开内设委员会首次扩大会议,并要求立即暂停正在进行的部署工作。共同民主党提升了“萨德”委员会的地位,并扩大了该组织的规模,这显然是为了在5月9日的总统大选前进一步向政府施压。

该委员会主席、共同民主党议员沈载权说:“拦截朝鲜导弹的‘萨德’系统的实际防御能力是有限的。”

沈载权现任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主席。他说:“这一部署引发了中国的强烈抗议,使得举步维艰的韩国经济雪上加霜。”他后来重申了该党的立场:政府在部署“萨德”前必须征得议会的同意,因为该项目涉及向美军提供韩国的土地。

_93257241_037100053-1

今年1月,共同民主党7名议员组成的访问团曾到访北京。图片来源:EPA

其实早在今年1月,共同民主党7名议员组成的访问团就曾到访北京,先后见到了中国外长王毅、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傅莹等人。当时他们就曾对北京表示,如果今年大选获胜,将重新审视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一事。

当时法新社引用该党议会领袖申尚浩(Woo Sang-Ho)的话称,访问团将向北京传递我们的信息,部署“萨德”一事应留给下任总统来处理。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3月17日对《韩民族日报》表示,短期内看不到解决“萨德”问题的可能性,也不知道这一情况会持续多久,毕竟即便在完成部署之后,问题还将依然存在。因此“萨德”入韩引发的矛盾可能会长期持续下去。即使在完成部署之后,中国“也要根据具体的使用情况来决定如何应对,不一定非要就此采取经济制裁措施。”

 

中美首脑会晤或成萨德问题突破口

韩国《中央日报》19日报道称,在德国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期间,韩中财长的会面因为中方拒绝无果而终,此前韩方希望通过这样的会面寻找解决“萨德”争端的对策。

上海观察者网报道,据韩国媒体引述韩国财政部回应称,韩国企划财政部长官柳一镐原本计划在与中国财政部长肖捷的会面中,强调中韩经贸合作的重要性,惟被中方告知“因为日程问题”不能安排。韩联社评论认为,中方此举是对韩国通过外交方式解决萨德风波努力的一大打击。

据韩媒此前报道,柳一镐近日表态,称目前并无确切证据显示中国因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而报复韩国,因此尚未对中国采取任何行动。柳一镐称,如果韩方想将之诉诸法庭,就需要拿出证据,但现时尚未掌握任何证据,因此无法采取行动。他强调,倘若有必要,韩国将“确信地”对中国采取行动。

他表示,韩国正设法安排在本周末于德国举行的G20财长会议时,与中国财长进行会谈,但这一计划显然破灭。

韩国《亚洲经济》19日发表评论称,韩国宣布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之后,中国在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疑似进行“报复”,韩国各产业受到冲击,但仍坚持部署萨德,中韩关系不断恶化,陷入了建交后的最大危机。前总统朴槿惠被罢免,韩国将在5月9日举行总统大选。尽管以在野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等为代表的部分政治势力一直强烈反对部署萨德,但保守势力仍然在不断加速推进部署,甚至国内一些极端的亲美势力想在新政府成立之前完成部署,将生米煮成熟饭。

韩联社援引韩国贸易协会的数据显示,本月8日成立的对华贸易受害投诉中心10天内共接到60家企业的67起投诉,称因中方采取“反制措施”而遭受经济损失。该协会相关负责人说,正密切关注企业受损情况,向企业提供上门咨询服务,并通过相关机构支援项目,最大程度减少企业损失。

《亚洲经济》文章称,如果萨德在5月9日前部署结束,中韩关系将进一步恶化,中国也将对韩国采取更严重的制裁措施,目前的娱乐圈限韩令、封杀韩国游、民众抵制乐天、检查韩国企业等也只是小打小闹。更重要的是,两国关系最根本的民意基础会受到损坏。目前两国存在的反韩和反华情绪将更加高涨,甚至滋生民粹主义。

“在这种情况下,解决朝核问题将难上加难。”

《亚洲经济》还分析了另外一种可能,即萨德部署延迟到韩国新政府成立之后,如果对萨德持反对意见的共同民主党成为执政党,或将重新审议萨德问题,那么中国方面的立场也将有所松动,并将愿意重新打开大门,促进中韩关系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发展;中美在4月举行的首脑会晤也有望成为解决萨德问题的突破口。

韩国成立对华贸易受损援助机构

或许感受到了“萨德入韩”对经济带来的寒意,该国产业通商部近日宣布成立“对华贸易受损特别援助团”。而另一些正在为大选造势的政界人士已开始呼吁,取消部署“萨德”。

韩国KBS电视台17日报道称,产业通商部当日召集半导体、汽车、石化等11个主要行业,以及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韩国贸易保险公社等政府属下的贸易促进机构,共商因“萨德入韩”造成的贸易困境及解决之道,并推出上述援助团。

另据《环球时报》报道,特别援助团工作的第一步是通过韩国各城市的14家出口援助中心和设立在中国的17处贸易馆盘点和统计因中国“反萨”措施而受损韩企的具体情况,并制定应对方案。接下来,该机构将给韩国企业免费提供应对中国反制措施的咨询服务,并计划启动政策资金援助项目、给相关企业提供紧急运营维稳资金。此外,特别援助团还将专门研究制定开拓可代替中国的新市场计划。

虽然有了各式各样的援助中心,但从韩媒的报道中仍能感到寒意。《韩民族日报》17日称,中国游客常到的济州岛宝健路现多为韩国民众,3月2日之后,这里餐馆的销售额较上月减少30%至70%,业主们开始对租金感到负担很重。酒店、观光农场和化妆品店开始关门或裁员。而中国邮轮全面暂停在韩停靠预计至少要持续到6月。

正在为大选造势的韩国部分政界人士可能也认识到了“萨德入韩”才是对韩国经济最大的威胁。

另据新华社报道,韩国城南市市长李在明17日在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党内潜在总统竞选人电视辩论会中,继续呼吁取消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

共同民主党4名潜在竞选人前党首文在寅、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李在明和高阳市市长崔星当天参加多家电视台举行联合电视辩论会。

李在明在辩论中明确表示,反对韩美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他认为,部署“萨德”会增大战事风险,让韩国成为袭击目标,使韩国“面临安保危机”。他表示,韩国应该取消“萨德”的部署,避免韩中关系尤其是经济关系受到影响。

文在寅呼吁,应该把“萨德”问题交给总统选举后产生的新政府再探讨,其部署计划应交由国会做出充分合理的讨论和决定。安熙正也表示反对现任政府加速部署“萨德”的做法。他认为应该尊重韩美之间的协议,但需要同时维护与美国和中国的良好关系。辩论会上,4人还阐述了各自的经济政策。

(编辑:勉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