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品房大量积压 天量库存成发展累赘

来源:侨报网综合 编辑:勉筝

XW061902

2015 年11 月11 日,两位农民工在山西太原一建筑工地作业。 资料图/ 中新社

【侨报网综合讯】近年来,中国不少地方将城镇化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主要抓手之一并进行了重点部署,推动了地方尤其是县域基础设施的完善和经济发展。但是,在中西部一些省份,近两年,城镇化对县域经济的推动作用有所减弱。一些地方的城镇化侧重于大规模、高强度的“造城运动”,部分透支了城镇化的红利,天量楼市库存拖累了中西部县域经济发展。

近年来,城镇化成为了中国不少地方发展经济的“抓手”。但在安徽、湖北、陕西、甘肃、宁夏、江西等省区的十余个县,城镇化在“造城运动”中出现变异,房地产控制了城镇化的模式和进程。如今,这一做法的恶果正在逐步显现。

县域城镇化变异为“造城”

综合北京《经济参考报》、中新网19 日报道,看到县城耸立的数十栋高层住宅,难以想象会宁县是甘肃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在城镇化加速发展的数年间,会宁县城面积扩大了3 倍。

会宁县城面积的扩大,房地产开发起了很大的支撑作用。除了新城区几栋政府办公大楼外,其余的几乎全部是商品房开发项目,而这仅仅是中国县域城镇化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从2012 年至今,会宁县城已建成商品住房1.66 万套, 建筑面积160 万平方米,加上保障性住房18.66 万平方米,县城建设住宅总计近180 万平方米。现在的状况是,县城一半的高层住宅空置, 一些楼盘仅仅只有框架。

陕西横山县西南新区有32 个楼盘,其中5 个烂尾,存量房6000套,面积达75 万平方米,加上烂尾, 约有100 万平方米。

宁夏贺兰县是一个小县,近年来的房地产开发热产生了670 万平方米的库存房。对于这样一个贫穷小县来说,巨量的库存房无疑是其不堪承受之重。

江西新余房地产库存300 多万平方米,去化时间大概两年。从2015 年起,当地的一些房地产公司不断破产,并欠债数十亿元人民币。

要素透支后遗症开始显现

作为县域经济的重要载体,城镇化的快速推进,短期内增加了地方固定资产投资额和地方财政收入,完善了基础设施,推动了地方经济发展。但由于地方政府将大量的要素注入城镇化,高强度推进,寅吃卯粮,在土地和资金等方面不同程度地透支了地方后续发展潜力。

“造城运动”导致一些地方商品房大量积压,“摊大饼”挤占了县域经济发展最珍贵的土地和资金资源,尤其是市县一级三四线以下城市。多位县委书记反映,土地和资金目前成为县域经济发展最稀缺的资源。

目前产业升级、公共服务等都受制于土地指标的硬约束,一些中西部县市主要负责人都称,土地潜力已挖完,土地供应捉襟见肘,大型产业化项目无法落地,目前是项目等待土地指标。

融资遭遇瓶颈

地方财政收入减少,加之银行风险管控趋紧,县域经济遭遇融资瓶颈,在中西部十余个县里,县域产业多为低层次的传统产业,不少企业已成僵尸企业,无法偿还贷款,而多数开发商资金断裂,银行惜贷、抽贷增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持续发酵,地方政府融资、上项目的难度自然更大。

一些金融机构反映,商品房的大量积压,加上政府主导的一些项目如保障房、办公楼等大部分由承建方垫资,实际上困住了大量的民间投资和银行资本。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银行对县域房地产企业“断贷”,一些已经购房的业主也开始“断供”。据陕西榆林住建局介绍,2013 年起榆林房价下跌,很多人不愿意再支付剩余的银行按揭贷款。如榆林横山县凤凰新城的购房户就出现了大面积“断供”。

中国智库机构“安邦咨询”经过调查认为,在产业发展放缓、房地产市场低迷以及地方支出刚性压力等多重因素影响下,目前部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支情况正在恶化。

破解县域经济发展困局寻找新抓手至关重要

目前,城镇化和工业化对中西部县域经济的推动作用已经减弱,有些地方甚至不堪重负。许多县委书记和县长认为,除了城镇化和工业化,县域经济很难找到“抓手”。人往何处去?地从哪里来?产业何处寻等成不少县域的共同困惑。 

人往何处去?随着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开始减少,人口老龄化日趋显著,农业剩余劳动力可用空间已经不大,转移速度和规模都明显收缩,过去引以为豪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

地从哪里来?不少县区都反映,目前土地指标已经用完。甘肃省委党校一位教授说,“摊大饼” 的城镇化,占用了过多宝贵的土地资源,透支了土地指标,而一些被占用的土地并没有产生效益。

产业何处寻?欠发达县多为农业大县或者工业链条短的资源大县,财力弱、积累少,发展经济客观上需要集中人力、物力才可能有所突破。但是,选择什么样的主导产业,成为大问题。

多数县自己培育不了产业,把着力点放在招商引资上,但近两年中西部一些县域几乎很难招到商了,过去那种靠政策招商的现象已难以为继,政策红利已经到头。一些东部的企业反映,现在中西部如果不是以商引商,以产业集聚招商的话,基本无法招商。

目前县域工业尤其是中西部主要是低层次的传统产业,园区产业同质化严重,许多市县现有的企业,大部分是以纺织、电子等为主的过剩产能,而且没形成产业群。

受制于国家严厉的环保政策, 多数企业被关停,致使许多县的工业园区变成空场。另外,县与县之间由于资源禀赋相同或者相近,产业同质化严重,没有做到差异化发展,出现恶性竞争。这两年多数县将旅游产业作为县域经济新的增长点,但由于交通、人流因素的影响,能否旅游立县尚是未知数。

“在目前环保红线和去产能形势下,这些低层次的传统产业都属关停范围。”湖北当阳市经信局副局长黄波说。“对中西县域来说,我们也想引进一些高科技、高附加值的产业,但难度很大。”甘肃一县委书记说。

(编辑:勉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