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瓶成本仅1.45元 莎普爱思在美国会被罚惨!

来源:侨报网综合讯 编辑:孟音

【侨报网综合讯】5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宣布:国家863计划研究结果表明,喝他们生产的王老吉可延长寿命大约10%。研究结果还有实验数据支撑,只不过实验的对象是大鼠

问题也恰恰在于,动物试验和人体试验完全是两回事,王老吉打了一个巧妙的擦边球,公布的是动物试验数据,却起到了让大众觉得是人类延寿的广告效果。

无独有偶,近日,一篇《一年狂卖7.5亿(人民币,下同)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将“知名”眼药莎普爱思推上舆论风口。这篇文章揭露了莎普爱思滴眼液这一号称能治疗白内障的药品,在广告中的种种不实宣传。

666

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截图

文章引用医学界的公认观点:对于人类来说,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一种药物能够有效治疗或延缓白内障,应对白内障的唯一手段为手术。莎普爱思洗脑式向老年人灌输“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预防治疗老年性白内障认准莎普爱思”的观念,错误地引导老年人相信,使用莎普爱思就能预防治疗白内障。不少眼科医生都发现,相当多患者因为相信莎普爱思的疗效,而耽误了最佳手术时机。

据了解,莎普爱思的通用名称是苄达赖氨酸滴眼液,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属于非处方药品。公开资料显示,莎普爱思2016年花费2.62亿的广告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26.84%,而同年研发费用仅为2902.44万元,占营业收入2.97%。2016年滴眼液营业收入7.5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77%,毛利率94.59%。另外,据北京青年报》调查,莎普爱思眼药水惊天暴利,成本只有1.45元,而市场零售价格为43.5元,比具有同等疗效的进口眼药水零售价格都高3.99倍。

关于莎普爱思的“历史”,新华社援引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的话称,“(莎普爱思)上市之初为处方药,一开始在医院推不开,药物没能达到预期效果,得不到认可,2004年起换了个OTC的马甲,这几年铺天盖地做广告。”它利用信息传递过程中的放大、变形效应,常常能制造出溢出自身价值的宣传效果。

该公司2016年报显示,“莎普爱思”是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认定的“驰名商标”,被相关行业协会授予多项荣誉称号。但这样的光环并没有获得部分专业医生的信赖。12月2日,公众号“丁香医生”发文称,莎普爱思是“被眼科医生痛恨的神药”“假科普,真营销,神药摧毁了大众的认知”……

莎普爱思3日晚发布澄清公告:“0.5%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对延缓老年性白内障的发展及改善或维持视力有一定的作用,疗效确切。”公告称其产品视频广告经过了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审核批准,取得了相关药品广告批准文号;内容符合《广告法》。

那么,广告内容真地符合《广告法》吗?

201591日起实施的新《广告法》规定,产品进行广告宣传前,必须进行必要的质量鉴别,药品、保健品则应由专业的部门来鉴别,广告主管部门也需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

新《广告法》其第十六、十八两条中还明确规定,医疗、药品、医疗器械以及保健食品广告中,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当时国家工商总局广告司负责人表示,此后违法广告将一律停播并立案查处。

但现在看来,“长了牙齿”的新法并没有起到实际的监管作用。

公众号“团结湖参考”称,新法在实施过程中,遭遇到了全链条的无视。商家、代言人、播出广告的媒体,尤其是监管部门,每一环都是失守的。莎普爱思能够借助大众传媒迅速“忽悠”广大患者,关键在于2004年,它由只能由医生开的处方药变成OTC非处方药。而做出这一决定的,正是已被判处死刑的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可以说,莎普爱思今天的问题正是当年监管腐败的后遗症。

不过此次值得肯定的是,中国国家食药监总局6日晚做出回应:责成浙江省食药监局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上报评价结果。同时强调,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该药品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超出。

相比中国,美国食品药品的法律、法规就很系统化。在美国,广告一味赞美药品的场面几乎不可能出现。

美国的医疗和药品也同样追求利润。如何让“利”字当头的商家规规矩矩打广告?美国人为此制定了详尽的规定。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不敢让副作用和药物原理通通写着“不明”的药物上架卖。并且要求药品广告的信息必须真实、均衡和传播准确,广告中不得使用安全可靠、毫无危险、无副作用等夸大疗效的词句,同时必须详细说明药品的副作用,广告中还应显示免费的咨询电话,显示联系网址,告知相关印刷品或者资料,同时提醒病患者向医生咨询。

规定没有空子可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罚起违规打广告的企业,美国也是毫不手软。

非处方药广告由联邦贸易委员会管理,对违规药品“零容忍”,形成了行政处罚、社会惩戒和刑事责任三个方面的立体式惩罚体系。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规定,凡是广告的表述或由于未能透露相关信息而给理智的消费者造成错误印象,这种错误印象又关系到所宣传产品服务实质性特点的均属欺骗性广告,为此无论是直接表述还是暗示信息广告发布者都要负责。

早在1938年就通过的《联邦食品、药物和化妆品法》规定,任何人生产任何一种法律规定的掺假或错误标识的食品或药品,都属违法行为。构成犯罪的,法院将对其监禁一年,或处以500美元以下的罚款或者监禁和罚款并罚。多次犯本法规定之罪的,法院将处以1000美元以下的罚款,或监禁一年,或者并罚。如今,刑事罚金和监禁期限都已大幅提升。

另外,在美国,消费者是有被告知权的。有对此了解的华人透露,联邦贸易委员会有明确规定,如果有消费者发现广告里面有虚假信息可以告发,但凡消费者去告了不管最后成不成立首先会拖很长时间。其次,如果消费者赢了公司就要赔很多钱,绝不止是几万或者十几万就能打发的,一般这种药品类的广告但凡被查出来应该就是上百万的赔偿,而且仅仅是一个人。

夸大作用的食品药品启示我们,在资本与科学的对决中,没有真实,绝对无法笑到最后。

(编辑:孟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