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卡”确实不该不拿白不拿

来源:侨报 编辑:萧东

【侨报1月13日社论】进入2018年,在税改尘埃落定后,特朗普显然把工作重点放在移民改革方面,如解决梦想生问题、修建边境墙、建立以积分制为基础的移民体系等等。但是在福利改革方面,特朗普也不闲着。在11日,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宣布,各州将可以对申请医疗补助(Medicaid,俗称白卡)的身体健全的低收入成年人提出工作要求。也就是说,适龄无残疾的成年人必须有工作或者自愿参加社区劳动,才能获得白卡。媒体称,特朗普的这项举措将影响数百万依靠联邦政府补助而获得医疗保险的低收入人群,这一消息也在华人社会引起强烈反响。

美国不是典型的福利国家,但林林总总福利不在少数。医疗补助福利就是其中之一。该制度在1965年由联邦与各州共同成立,当时援助的对象生活困难的老弱病残的美国人,其比例约为人口的7%。可以说,这是一项扶持弱势群体的善举。但如同其他福利制度一样,白卡制度长期实施下来,逐渐弊端丛生。首先是日益膨胀,该制度实施约50年后,受益人多达7000多万人,约占美国人口的五分之一。即每四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在享受医疗补助。许多有工作的人,也可以拿白卡。还有一些新移民来美不久就领白卡。白卡变成了不拿白不拿的“香饽饽”。这使得真正辛苦工作,却要支付高额医疗保险的人们心理很不平衡,这也是导致美国社会不满,戾气上升的原因之一。

第二就是欺诈泛滥。在华人社会中,媒体就不断曝光,有些人一边拿着不菲的现金收入一边享受白卡。这些人把现金存放在家里,或把资产转移到其他家庭成员名下,更有人采取各种方式洗钱。这些都构成了美国福利体系乱象的组成部分。因此,打击医疗补助系统中的滥用、浪费和诈欺已经刻不容缓。

白卡泛滥的结果就是联邦和州都不堪重负。研究显示,在1980年,联邦政府的开支中,每41元中才1元用于医疗补助。但到如今,联邦每花10元,就有1元用到其中。在州一级,医疗补助计划竟占用了一些州预算的20%至25%。因此,医疗补助制度不是要不要改的问题,而是如何改的问题。首先要打击欺诈。要严格执行法规,认真对领取医疗补助者进行资格审核,严厉打击欺诈活动。纽约州检察长办公室、州医疗补助欺诈督查控制组的官员们就曾提醒民众,收取回扣等滥用医疗补助的行为涉嫌医疗欺诈,一旦被查实,白卡持有者不仅会被要求退还所滥用的费用,其白卡还有可能被吊销,甚至严重者面临最高十年监禁和50万元罚款的处罚。

其次要让真正的需要者受惠。如果取消无收入者和残障人士的白卡,这些弱势群体将陷入困境。因此,年长者、残疾人士以及孕妇和儿童的医疗补助应该得到切实的保障。但是,有工作能力而不去工作,那就变成变相鼓励懒人。即使是失业者,从事社区活动和参加就业培训也是理所应当的。如肯塔基州在2016年就要求身体健全的成年“白卡”拥有者每月参加至少80个小时的“就业活动”,其中包括就业培训、教育和社区服务。肯塔基州州长贝文(MattBevin)表示,工作规定只是恢复白卡当初的用意,因为这项计划是提供暂时援助,协助受益人重新站稳脚步,而不是长久补助无法工作者的生活方式。贝文的说法应该说是有道理的。因此,改革的方向不仅应保障真正的有需要者,还应鼓励受益者融入社会,并因此改善他们的健康。毕竟工作着的人更健康。 

但要从根本解决这一问题,还是要靠推进有成效的医保改革。众所周知,美国目前医保系统漏洞太多,浪费严重、效益低下。其结果就是带来美国的医保难题。奥巴马医改的一个缺陷,就是对于中产阶级而言,医保费太高,超出了普通工薪阶层的承受能力,但由于强制性条款,民众必须咬牙购买。如今,特朗普在税改案中,“捆绑”废除了奥巴马医保中的强制条款。但是,特朗普还要解决如何降低这部分人保险费,买得起管用保险的问题。

再有,还有一些企业或无能力,或不愿意提供医保的问题。其实对于许多雇员来说,如果雇主提供给他们了保险,他们便不需要医疗补助了。这种情况也迫使人们各显神通去拿白卡。

因此,打击滥用福利,要治标也要治本:要保正有限的福利,用到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更要建立其低成本而高效的医疗保障制度,解决民众的看病问题。

(编辑:萧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