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配的台湾生活:婚姻有爱才坚固

来源:侨报 编辑:勉筝

【侨报记者吴雅乐台北报道】不同于张岑梅,一些陆配在远嫁台湾之后,由于与台湾老公缺少恋爱基础,她们中的一些人的婚姻在短暂维持数年之后,便分崩离析。来自浙江的陆配董小红的婚姻就是如此。幸运的是,在第一段婚姻失败之后,她在台湾寻觅到了志同道合的异性知己。如今,她已重新组建了一个幸福美满的新家庭。也因为如此,她在接受美国《侨报》采访时坦言,无论是在台湾还是大陆,自由恋爱结婚比较好。

A06012101

董小红的全家福照片。董小红供图

无恋爱基础的婚姻易坍塌

一个刚满一岁的儿子,还有一个已经会走的女儿,戴着黑色粗框眼镜、身材高挑的董小红刚过而立之年,却已有过一段不愉快的婚姻。“老公要我打掉孩子”,只是因为觉得负担太沉重,“这让我无法接受”,董小红说,“第一任老公大我17岁,不像我还想要小孩,这是离婚的导火线”。董小红说,这段仅维持了8年的婚姻没有恋爱基础(彼此通过相亲结识),所以彼此不合的地方一开始无从得知。

赴台之前,董小红已在浙江工作了数年。因缘际会下,当年她的公公回乡探亲,顺便把前夫也带回浙江绍兴相亲,并催促他结婚。董小红透露,前夫担任保全工作,年近四十都未婚。当时,她一心想前往台湾发展,觉得前途比较好、机会比较多,再加之媒婆的一番劝说,于是也就答应了(老公的求婚)。

赴台多年,董小红多从事餐饮业,她说,居住两年就能拿到证件找工作,刚开始工作时饱受欺负,被骂是家常便饭。她说,被骂无所谓,工作本来就该多忍让。服务业员工流动性很大,但她待得比谁都久,笑称“都是店倒了才换工作”。

不过,到第一段婚姻结束,父母都没有到台湾探望她。她当时和夫家同住,外省人出身的公公对她要求很严格,“睡觉不可太晚”,或敦促她做这个做那个,但后来倒是回浙江养老,最后夫妻俩还到浙江把公公带回台湾下葬。由于婆婆早已不在,她没有遇到婆媳问题。

董小红谈起过去没有强烈的情绪起伏,仿佛只是一段不愿再说的故事,孩子的事让她无法释怀。后来认识做餐饮业的先生(现在的老公),一切开始好转,先生与她价值观吻合,两人都想创业,于是开了餐馆。这两年董小姐还经销女性内衣,带孩子之余,还偶尔可以和陆配姐妹们喝下午茶、逛街。

A06012103

近日,大陆配偶张小燕在位于新北市莺歌的店里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介绍她与“两岸窑”的故事。图为张小燕在陶瓷上绘画。中新社

“自由恋爱”不太一样

在被问及台湾朋友多不多时,董小红坦言非常少,几乎生活圈都是大陆女性,“现在认识人很方便,网络很发达”,而且“走在路上看一眼就大概知道她是不是大陆来的,很神奇”!受访过程中说话一直很平稳的她,在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终于多了一点儿笑声。

融入台湾社会似乎还是有些难度,她说,在餐饮业上班通常会和同事错开轮班,几乎没有私交,而且碰到太多的不开心,“被欺负多了,也就不敢跟他们交朋友”,很多客人如果发现她是大陆人也只有好奇问两句,倒不会给太难看的脸色或随意嘲讽。不过,她还是喜欢住在台湾,因为她喜欢台湾人的工作效率,也觉得普遍都很有礼貌,“谢谢”总是挂在嘴边,说话很温柔。

第二段婚姻,用董小红的话说,“自由恋爱”是不太一样的,而且这任丈夫的母亲也过世的早,所以同样没有婆媳问题。尽管第一段婚姻没有走完,但她没有改变过想留在台湾的心愿,她说,已经习惯了,而且朋友圈几乎都在这里,家乡的变化太大,除了儿时的同学,几乎没有认识的人。

嫁过两任丈夫,对台湾男性和大陆男性的感受有差别吗?她颇有感触地说,如果和大陆男性在一起吃饭,不论是吃饭还是买东西,都是男性付钱,但台湾好像很流行AA制,这点好像很不一样,她还反问,“不知道你(美国《侨报》记者)碰到的是不是这样”?

谈起现任丈夫,她满是赞美之词:不会花言巧语,相当顾家,是很有责任心的好男人。开始第二段婚姻后,董小红母亲也终于到台湾,帮忙照顾坐月子的女儿。“母亲最大的不适应是公寓面积太小,不像老家都住透天厝,不过,待久了一切也就‘还好啦’!”她说。

(编辑:勉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