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债风云

1/生哥40多岁,坐过牢,做追债这行已经有近20年。身上戴着金链子、金表、还有一串硕大的佛珠。他说,这些是为了“壮大气场”用的,是假的,只有锁骨上的刀疤和山羊胡是真的。那条整整有8公分长的刀疤,是生哥年轻时打架留下的,山羊胡是他去年开始蓄的,他听了看相“大师”的话:要积财,先蓄须。

2/客户让他追一笔台州的工程款,款额43万,20%的分成。生哥把追债叫做生意,债务类型也分很多种,有工程款、有赌债、也有小贷公司委托的“坏账”。生哥坦言,“小额贷”、“高利贷”是很赚钱,如果有汽车、房产之类的做抵押,再有一支强有力的追债队伍,那基本就稳赚。

3/生哥有个同行吴哥生活在台州。生哥有个遍布江浙沪的朋友圈,大多数是他的老乡和当年的狱友。2000年,就是狱友大哥给了他一张8万元的赌账欠条。顺利讨到欠账后,生哥拿到3万元分成。这笔巨款让生哥动了心,从此走上了“追债之路”。

4/在欠款人的村里,吴哥在一家商店打听情况。很快,对方老赖的情况就被摸清了:除了这43万,估摸着还有200多万的外债,和老婆离婚了,自己名下没有财产,最近在母亲家里躲债。老赖每天晚上会去当地小镇上一家小舞厅,开着一辆本田轿车,“不管在谁名下,只要他开的,有车就好办!”

5/生哥让两个小弟轮流盯着老赖的前妻和他儿子,掌握他们的生活作息规律。生哥从自己的渠道里查到老赖前妻的电话号码,就冒充快递打了个电话过去:“你的快递单被水淋湿了,看不清送货地址了。”第二天,生哥就拿到了他想到的东西:一张老赖前妻送儿子上学的照片,这是他的小弟用手机拍到的。

6/第三天晚上8点多,生哥的小弟发来信息:老赖开着本田车出现在他常去的那家舞厅。半小时后,生哥带着几个人赶过来。他们在舞厅里很快找到了人,静静地观察了很久。生哥说,他要确定对方是不是一个人来的,以防他有很多朋友或同伴,免得节外生枝。

7/晚上10点,在确定只剩老赖一个人后,生哥带着三个人把他拦在了门口。不出意料,老赖第一句就是“我没钱”,并称车是朋友的,别人欠他的钱也没讨回来。生哥没多说,拿出手机让他看前几天拍的前妻和儿子的照片。老赖沉默了。很快,车顺利被弄走,老赖也被带去了前妻的住处。

8/半个月后,说台州那笔债务加上车的折价,已经要回了34万。

9/浙江的一家汽车城里,基本每家做二手汽车生意的商家都会涉及车贷业务。车贷分为“活贷”和“死贷”。“活贷”就是正常的吃利息,而“死贷”专挑还不起钱的欠债人放款,他们会通过各种方式抢到做抵押的车,再把这些车当做“黑车”卖掉,从中牟利。

10/一个二手车行的老板拿出几份欠条,欠条上“利息”一栏是空着的。生哥说,这是行规。中国法律规定,民间借贷的利息最高不得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为了避开法律责任,这一栏都空着不填,一旦被公安追查,再填上个低息的利率数,而真正要支付的利息、违约金、手续费等等都是口头约定的。

11/车辆抵押贷款真正的核心在车辆的GPS定位和违规条款上,比如“不许24小时内电话联系不上”。一旦出现违约,就立刻用GPS寻找车辆,强行拖车。而且GPS不止安装一个,有明的,有暗的。这种GPS定位器只有两根手指那么大,在车辆的任何位置都可安放。

12/生哥拖过一个车,在车上找出了7个GPS定位器。

13/2017年10月底,他连着接到好几个催债的单子,是关于当地几个小的木材加工企业突然被关停后,追债找不到人了。

14/生哥去了那些村子,有些厂子还在搬迁。当初,债权人觉得有企业在那儿,跑不了。结果,在“绿水青山才是金山银山”的环保风暴中,浙江短期里关停了一大批小型加工厂。

15/生哥和委托人一连去了四家厂。与他们小贷公司有关的几家厂子,几乎是一夜间被关停搬迁。债主们还没反应过来,人和机器设备就没了。

16/连他们当初住的房子,都已经被拆迁了。生哥说,这些款估计要起来悬了,“现在的账是越来越难清。欠账的比债主还牛逼!去年山东出了个事,催账的被人捅死了。公安抓得很紧。你还没怎么样呢,他倒先打电话报警了。”

17/说起催账,生哥有着自己的看法,“这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这里面有一半是赌鬼,也有一些学生,学生们把钱都用在泡妞和打游戏上!只有很少是为了看病之类原因。说实话,连我都不敢借高利贷的。按正常人生活,是不会去欠高利贷的。”回到宾馆,生哥躺下不到2分钟就睡着了,他已经有半个月没好好睡一觉了。本来年底就是讨债清账的高峰期,生哥他们更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