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城市的“中年危机”

1/大同晋华宫矿四队生产班31岁的副队长于存江,夜班工作了14个小时后升井。大同素有“中国煤都”之称。20世纪90年代,大同市煤炭产量占全国的1/16,年外运量居全国之首。近些年,在供给侧改革去产能的背景下,2016年山西省关闭煤矿25座,退出煤炭产能居全国第一。

2/大同是中国24个文化古城之一。随着煤炭资源的退场、旅游资源的开发,大同喊出“像挖煤一样挖文化”的口号。2008年,大同古城改造项目启动,计划在城墙内全面复原辽金建筑群、明朝代王府、里坊格局等,原古城范围内所有现代建筑都拟拆除或削低,数十万人口因此搬迁。

3/辽宁阜新,43岁的下岗煤矿工人兰先权在一片烂尾的建筑区放羊,不远处的工地是毗邻煤矿的棚户改造区,于4年前停工。阜新的海州露天煤矿是国家“一五”计划斥巨资建造的大型露天煤矿,这个为国家奉献了近7亿吨煤炭的城市,2001年被中国国务院定为“全国首个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试点市”。

4/阜新煤矿瓦斯爆炸燃烧事故幸存者苏先生。这次事故留给苏先生的,除了烧化的耳朵和一身的“核桃皮”,还有无时无刻都在骚扰他的“刺挠”。2014年他经历的那场矿难造成28名矿工遇难,50人受伤,目前苏先生仍在医院进行恢复治疗,除去保险,公司每个月发给他1600元生活补助。

5/新海州露天煤矿自燃的地下煤火。海州露天煤矿曾被印在1960年发行的五元人民币背面。2005年,由于煤炭资源枯竭正式宣布闭坑破产,留下长4公里、宽2公里、垂直深度320米的巨大矿坑。现在,这里已建成国家矿山公园,供人们游览参观。阜新的农产品加工、装备制造、风电等产业也在慢慢起步。

6/黑龙江伊春,雪中的林业局办公楼,自2013年建成后就没有使用过。伊春有中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红松原始森林带,历史上为国家提供优质木材占国有林区的20%,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都用了伊春的红松木。然而近些年,在红松数量下降到不足5万公顷后,2011年停止了对成熟林的砍伐,2014年全面停止了天然林商业性采伐。

7/伊春五营区,一名电力维修工为附近的村子架设新的电缆。2016年,伊春全市户籍人口117万多人,但全市实际常住人口大约90万人,少于户籍人口,人口呈净流出态势。

8/伊春大雪中,农户散养的“森林黑猪”。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的伊春林业工人们在农村合作社搞起了“林下经济”。53岁的林业下岗职工马继成与同事搞起了黑木耳与森林黑猪养殖,人均年收入五万多元,远高于在林场时的收入。此外,近年当地大力发展的森林、冰雪旅游业所带动的第三产业已经在伊春的GDP总量中占到63%。

9/江西景德镇,三宝矿1号古矿坑。三宝蓬瓷石矿业遗址是景德镇目前发现的瓷石开采与加工历史最长的矿业遗址,是景德镇重要的瓷石、釉果原料供应地。它与景德镇制瓷历史同步,始于五代。2009年,优质的高岭土资源几近枯竭,以“千年瓷都”闻名的景德镇成为国务院批准的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

10/景德镇国营雕塑陶瓷厂原址,陶瓷瓶铺满了厂房的一角。雕塑陶瓷厂经历了“划小核算单位、自负盈亏”的改制,原有职工三分之一退休,三分之一下岗,只留下三分之一在原企业维持工作。从1995年到2007年,景德镇的国营陶瓷制造企业从316家减少到157家。而这157家中,也包括了不少名存实亡的“空壳”企业。

11/梁转珊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她曾经在北京服装学院学雕塑,两年前来到景德镇学陶瓷艺术。像她一样来到这里开工作室的年轻人有3万多,像这样的工作室,景德镇有6000余家。这些年轻人被景德镇活跃的交流气氛和深厚的文化所吸引,被称为“景漂”,他们成为城市新的活力之源。

12/河北张家口,下花园矿区沉陷区。多年的采掘造成废弃井口200余个,地表塌坑、断裂带星罗棋布,有毒有害气体渗出。地表水和地下水渗漏,使得植被破坏和严重的水土流失,大多数村民已经搬离至城区。下花园区最高峰时期有煤矿89家,2009年仅存6座煤矿,仅为高峰期的6%。同年,下花园被中国国务院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

13/下花园矿区,82岁的马玉兰坐在楼道中。三十多年前,她跟随儿子从山东老家来到张家口。随着煤矿枯竭关闭,下岗的儿子做起了保洁工作,她也始终没有再离开这里。

14/下花园区辛庄子乡,成片的光伏发电太阳能板被安装在山坡上。随着张家口即将举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下花园的城市命运也在迎来转折。借助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下花园建设了“奥运迎宾光伏廊道”项目,每年可发电2.5亿度。

15/陕西潼关,东桐峪q01号脉矿洞,四周的办公区已经废弃,晾晒在洞口的被子无人来收。潼关位于陕西东大门,有“华夏金城”之称,是位列中国第三产金大县。近年来由于黄金资源枯竭,黄金工业急剧萎缩,资源、环境、社会等各方面问题和矛盾变得突出起来。2011年11月,潼关被中国国务院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

16/47岁的代官平带着1岁的孩子在村口休息,随着金矿资源的日渐枯竭,他下矿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在矿区,村民们会捡拾尾矿,再卖给手工作坊通过汞提取金子,后者转卖给商铺。矿区周围的收金铺很多,山里的一切都围绕着金子。

17/桐峪镇矿区的工人宿舍区一角。近年来,当地开始大力打造旅游产业。距离几经磨难被毁坏殆尽的潼关古城不远,新的仿古城墙已经建好,等待着游客光临。

18/内蒙古鄂尔多斯,这片宫殿式的建筑是一个荒废的商务度假中心。鄂尔多斯(Ordos)蒙古语意为“众多的宫殿”,因蕴藏丰富的煤气资源,与陕北的榆林一起被称为中国的“能源走廊”。自2001年以来的10年间,其经济总量增长17倍,人均GDP一度超越香港,跃居全国第一。2011年底煤炭价格暴跌,鄂尔多斯这个曾经的富裕煤都陷进债务危机。

19/鄂尔多斯越山路西侧一处荒废的别墅区。债务危机前,鄂尔多斯的房价均价一度达到每平方米1.3万元,有的地区甚至突破2万元。然而随着煤炭价格暴跌,鄂尔多斯楼市也陷入低迷,众多项目烂尾。2016年中期,鄂尔多斯东胜区建成和在建项目库存未售面积已达1286万平方米,其中未售住宅就有3.39万套。

20/鄂尔多斯东胜区,一处废弃的高岭土露天矿。鄂尔多斯不仅有丰富的煤气资源,天然碱、芒硝、紫沙陶土、石英砂等矿产资源亦储量可观。为了推进转型,除了开发非煤资源,鄂尔多斯还引进了电子制造和汽车装配企业。这个煤炭产业占比曾经达70%的资源型城市,2015年末非煤产业比重已达46%。

21/甘肃玉门,城区石油工人的宿舍如今鲜有人住。玉门是新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被誉为“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1957年,玉门建成中国第一个现代石油工业基地,先后向全国各大油田培养输送管理人员、技术骨干和职工12万人。

22/玉门废弃的工人文化宫二楼一角。随着石油资源的枯竭,2003年开始,2.5万名油田职工和近6万名家属离开玉门市,搬迁至玉门镇和嘉峪关市,老市区一夜之间几近变成空城,玉门镇就成为了如今的新城区。